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等待天明

 
 
 

日志

 
 
关于我

多好的坛子都有破的一天,我只是走快了一点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二个男人  

2014-03-31 10:5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里,或是潜意识里,父亲从没有伟岸的模样,童年的时候,顶多是比我高大,而我常在路灯下对自己说,有一天我也会长这么高。
  存于脑子里最初的影像,是那年我与二个小伙伴顺走了橱柜里二瓶“蜜沉沉”葡萄酒,三个小神仙在机关饭堂的柴堆旮旯里尽情享受年少的甜蜜。醒来之时已经躺在家的床上。两个小伙伴诉说着藤条皮鞭的轨迹,掀开了一道道不规则像油彩画笔掠过的足迹。我掀开衣服,除了裤子。未发现一点被侵略过的痕迹,当然狂喜。后来小伙伴才说,大部分酒是他两喝的,而最快睡过去的却是我,他们怎么叫都不醒,吓得以为我成了电影里的那些英雄就这样永垂。两小伙伴还算有良心,哭丧一样真真的一路哭着回家报信,他们两成了主谋,我确是同谋。
  庆幸我没挨打,但从那以后,柜子里再也没见过熟悉的酒瓶。一段时间后,晚饭,应该是什么节日,记不清了。桌上又看见亲切的“蜜沉沉”,父亲给我们兄弟三每人倒了一杯,也就是一小口。还记得我大哥还说,这点怎么够我喝,人家能喝两瓶。当时估计还小,听不出话的含义。如今想想,多阴的招数够损的。好像我不挨一顿暴打他日子不好发过似的。事实恰恰相反。那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萌发了崇拜,那个称之为父亲的男人,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年我六岁。
  就在那一年,我崇拜的男人,一下子与母亲一起戴上了高高的帽子,还挂上了硕大的牌子。后来的日子就一直没有他们的影子。我被送到省城祖母哪里读了三年书,后来又回到小县城辍学了几年,等我再上学才发现,以前同班的小伙伴已经高二毕业班了,好几个都长胡子了。无心读书的我跟学校申请也要像他们一样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我光荣的走向了伟大的农村。哪一年我十五岁。
  那个年代当兵是一件相当光荣的事,而且是很神圣的。记得来带兵的兰州空军赵参谋的样子,是那么的伟大,就像是一座金光闪闪的大山。我们很投缘经常在空余时间一起上山打猎,一起打球。他曾夸下海口,只要你体检能过关,我一定带你回部队。那时的我壮得像头野牛,浑身用不完的力气。在培训体检的一个月里,显得信心十足。结果如所料,在整个地区数十万的应征大军里,才有区区的三十六人合格过关,而我榜上有名。可到了领军装的时候,我却没有收到光荣入伍通知。我跑到县武装部看到了赵参谋,他脸色凝重,武装部长却恶狠狠的说,回家问你父亲他会告诉你原因的。
  冲回家,父母静坐在那里,像是等候我的到来。母亲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还有机会,明年再去。父亲却说,当什么兵,有什么好去的,以后想都不要想。我冲到父亲面前,能感觉到当时的眼神有火光,拳头撰的紧紧的,像是一对铁榔头。我充着父亲责问,是不是你们反革命走资派的原因害得我不能去当兵....我眼前是父亲,换一个人不管是谁,我的拳头都会像雨点一样砸向他的。就在此时,父亲的脸由红变紫,由紫变青。只见一个影子,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重重的一耳光已经落在我的脸上。那是父亲第一次打我,也是唯一。我傻了,我没有说话,父母亲都走开了。我曾经崇拜的人,伟岸的父亲,一耳光打断了我与伟岸之间的等号。哪一年我十六岁。后来我才知道,父母政治面貌是原因之一,还有就是有华侨关系也是重要因素。而我心里,从来就每当他们是反革命走资派,我很确定的!
  同年四人帮垮台,我作为被迫害的干部子弟,破格招工送进了驾驶学校,三年间,学习了驾驶修理维护等相关知识,而后分配到了县级车队干起了当时算是很好职业的驾驶工作。我自以为悟性还不错,工作也算顺利,期间还认识了一个情投意合的女孩,她说会拉手风琴,我也会。七十年代初,一台手风琴要二百多,当时我自己一定买不起。我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向他求助。好一阵回信了,一看傻眼了,是我写去的那一封,只是父亲在所有的错别字上画上了红色圈圈,一封信里每行都有红圈,最后还在落款处写了三字,乱弹琴。
 十几天后我突然收到了父亲的汇款贰佰捌拾元,那一台红色的手风琴,陪伴我与她整两年,那是我的初恋,就像一张透亮的白纸,纯净的可以挤出水的颜色。二年期间就强行吻过一下,美好的一直在心里存放了几十年。后来因他母亲说,早几年已经答应允若给别人家,为此还喝敌敌畏跳河等威逼我们,最终决定分开,留下了那台手风琴,我逃离到了深圳。很久之后才听母亲说,为了我的手风琴,老爷子戒了烟,将烟钱给我了...
  举家来到了广东,是因华侨关系的亲戚。(省略)
  去年的今天,晚饭时段,我叫父亲吃饭,他说一会,让我们先吃。饭后不久,父亲自己下厨房烧了一碗面,还加了二个荷包蛋,我还风趣地说,今天还开小灶,外加鸡蛋二个。父亲没搭理我埋头吃面。次日,妹妹来电话说,昨天是老爸的生日,全家没一个记住,以前都是母亲提醒,眼下母亲都快糊涂了,还怎么记得他的生日。我想完了,昨天还拿他老人家的生日开玩笑。
   昨天,带着两个女儿女婿,还有小外孙,给父亲过生日,女儿送了一台MINI老爷子爱不惜手,我买了一个蛋糕,全家人在一片轻松融洽的气氛下,唱了生日歌,吃了蛋糕。能感觉到老人的开心,应该说还有点激动。八十四的高龄了,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给老人过生日。我走的时候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了一声谢谢。我能感觉到他目光里的和蔼,能感觉到他语气里的欣慰。
  二个男人,语言交织永远不会多,彼此都老了,我们都是别人的伟岸,都该是别人伟岸的山。我只能在心里说,对不起,无论我们的语言多么的匮乏,你都还是我最亲近的人,我不会说我爱你,但我会说我会尽力照顾你,放心吧,我曾经的伟岸!
  我极少在博客里写父亲,有提到也是一笔带过,我一直认为,男人之间读懂就够,不需要颂扬......

  评论这张
 
阅读(649)| 评论(3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