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等待天明

 
 
 

日志

 
 
关于我

多好的坛子都有破的一天,我只是走快了一点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童年记忆的山  

2012-06-04 17:07: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儿是爹妈贴心的小棉袄,这点似乎已成共识,民间流传,确实也是如此,女孩家嘛,温柔体贴,妩媚娇弱,自然会得到父母的格外亲昵。同比之下,父母与儿子间的关系,尤其是父子,就显得有点隔阂生疏,言语之间的交流都变得渐行渐少......

     山路不算崎岖,一路上很寂静,没有路人,能听到的声响,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就是周围传来昆虫飞禽的叫声,羊肠小道两旁茂密的树丛,遮挡住了盛夏的太阳,缝隙里射进的阳光,一缕缕、一道道,将小道点缀的五彩斑斓。

    走在这陌生还有点阴深的小路上,没有怵感,初生牛犊嘛,哪知道害怕,一路上走在老爸的前方,手拿着小木棒,好一幅保驾护航的势态,名副其实的开路先锋。

    这是坐落在深山的自然村,几十户人家,一早出发,我们爷俩到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一个中年人接待了父亲,看样貌年纪略大与老爸,衣着朴实,但还蛮亲善,至少在他的眼光中没看到城里那些人诡异的目光,老爸指着我介绍,这是我三儿子,陪着来主要是认路过几天就回城里。老爸摸着我的头示意说,赶快叫队长伯伯,,那以后才知道,他是这里的头,村里说一不二的主。队长指着寸头的小房子说,你们就住那边,今天刚到晚饭在我家吃,明天开始自己烧。

    队长家的饭很好吃,桌面上的那碗红烧肉闪闪发光,那香味扑鼻而来,至今都能在记忆里回味到那股味道,我看大人都没吃那碗菜,我自然也不敢,只知道一个劲的吃饭,农村的米饭也很香,不用菜也能吃几碗,我不记得自己吃了几碗饭,只知道小肚皮圆滚滚的,一点意见都没了,只是遗憾,那红烧肉到底有多香,至今都不知道......

      村头有好几棵大树,笔直的直插云霄,后来听村里的孩子说,这几棵树是村里的风水树,好几百年了,小房子就在树脚下,是村民之前用来拜祭的庙,只是没了菩萨。晚上村里没有电,煤油灯的小火苗不停的摆动,屋里没有床,一张席子,被褥是自己带的,老爸的新家就这么落成了。老爸看了看周围,啥也没说,但能看见他眉头锁得很紧。

    初夏的农村,夜里很热闹,稻田里的田鸡呱呱叫个没停,不知道是傻昆虫也跟着狂叫,就连屋后大树丛里,还不是有低沉的鸟叫声,屋子没有窗,有门但没有门板,好在是夏天,要是冬天怎么办。

    那一夜,老爸讲了很多是给我听,他去过很多大城市,他讲了上海,讲了北京,他说你要好好读书,将来带你去大城市玩,去上海、去北京,忘记了还讲了什么,醒来的时候老爸已经下地干活去了。

    中午时分,肚子好饿,我坐在房前的门槛上看着路的远方,此时多想在看看那碗红烧肉,看看就可以了....没会村里来了一个人,背着一口大黑锅,还有些大米红薯。好大的锅,现在想起来,真像一个大浴缸。他冲我说到,小家伙我是队长叫来帮你们砌灶台的,砌好你们就能自己烧饭了,他动作很麻利,在后门的山坡上用锄头挖出了一块平台,接着掏口大洞,大黑锅放上,灶台竣工了,感觉没多大会功夫,真厉害。

   完事他说,小家伙你还没吃饭吧,你别一个人在这里,大人下地要傍晚才回来,去村里有很多小朋友一起玩,你跟我去村里我那点吃的给你,跟着他去到了他家里,这才发现,他家的锅跟刚才那口一般大,锅盖打开烧红薯的香味直窜心窝,左手一个、右手一个,他还在我衣兜里塞了几个,手里的大红薯,没几分钟就被我干净彻底的消灭了,衣兜里的没舍得吃,我想老爸回来一起吃。

    天都快黑了,老爸找到了村里,拉着我会自己的家,路上老爸说,我是来改造的,你平时不能乱跑,就在家里,明天开始你要读书写作业,我只有点头,什么叫改造,那会哪里知道。说完还顺手掏走了衣兜里的红薯....这才想起问我你吃饭了没,我说刚才在小朋友家里吃了,他妈妈还送了一坛子的咸菜,我举起一小坛给老爸看,老爸笑了笑没说什么。

     三天的时间,都这样,白天老爸跟村民下地,我写作业,老爸走前都会留下一串生子让我抄写。抄好了生子我就会跑到村里去和小伙伴玩,差不多时间了,就赶紧回家,烧饭等老爸回来,每次都得到了老爸的表扬。

    第四天,情况有了变化,醒来时看老爸没去地里干活,很好奇,后来老爸说,队长安排了别的工作,上午我趴在地上抄生字,老爸也在一旁写着,下午跟老爸一起去到了村里的大房子,我知道,这里是队部,平时跟小朋友常在这里玩,旁晚,队长站在台阶上大声喊:今天生产队少盲班开学,所有人都到队部听课,学的好的队里给加工分。天黑十分,队部唯一的一盏汽灯将队部的大房间照的透亮,老爸摇身一变成了教书先生,台下好几十号人黑压压的一片,有大人、有小孩、还有抱着孩子的阿姨,好像能走动的都来了。

    从那天起,一切都开始改变了,我们家的灶台也没点过火,一日三餐都在不同的村民家吃,就为了吃饭,老爸都常不好意思,村里人太客气了,都不知道该上谁家吃,有天老爸问我,我们去谁家呢?我不加思考地回答,队长家。老爸看了我一眼,知道我还惦记着那碗红烧肉。

    一周之后,我们搬家了,队长安排我们在队部的阁楼上住,这里条件好,有张床,还有书桌,有窗子,也有门,还能关的门...

    这一年,我九岁,这便是我童年记忆里的老爸,就像一座山,巨大超宏伟的山,我没想过这座山是否会长高,更不曾想这座山会变矮,甚至会被削平...多年后,而今老爸已耄耋之年,我在长高、长大、变老的过程中,心里的那座山,已经在不知不觉里变矮了,渐渐地削成了平原,爷两已经没有更多的语言交留了,即便是有,多数都会是不欢而散。 

    儿子大了,总不想有座山挡在前方,他有自己的世界,而老爸的期望,确有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曾经他说的大城市,他也没带我去。这就是儿子,仅仅是尊重,如说孝道,相差甚远。

    前几天我跟女儿说,你还是生个女儿吧,这样带起来可能没那么辛苦,女儿知道我有儿子情结,笑着看我,一脸的诧异。

    其实我蛮庆幸我有了二个女儿,要是儿子的话,下场是很可悲的,这世界如将子女分作两种,那女儿就是来还债的,儿子是来讨债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1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