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黑白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用它等待天明

 
 
 

日志

 
 
关于我

多好的坛子都有破的一天,我只是走快了一点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随想  

2010-04-28 21:57: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雪花(那个)飘飘,年来到。
风卷(那个)雪花,在门(那个)外,
风打着门来门自开。
我盼爹爹快回家。
欢欢喜喜过个年,
欢欢喜喜过个年……
  也许是欠别人钱的心里不自在,也许是时下的状况不济于世,也不知怎么滴,就哼起了这段小曲,很熟悉的歌词,电影白毛女的主题曲的旋律在很大一部分人里早已耳熟能详 ,然而,故事的主要内容记住的人应该不多了,但故事里的两个人物却在不断变化的历史进程里,也在不断以各种不同的新版本出现,恰如其分印证了与时俱进的是代名词。
  黄世仁、杨白劳是那个年代里的经典人物,两个普通的名字,却隐秘在记忆里深处,从懂事开始,就知道杨白劳是穷人,那个年代穷人是光荣的,也是好人的基本准则。黄世仁是地主,是剥削阶级的代表性人物,什么叫坏人,那个年代欺压老百姓,欺压贫苦的就是坏人。
  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杨白劳与黄世仁,穷人与富人,好人与坏人,一切都潜移默化的从意识形态里产生变化,黄世仁不再代表不好的,而杨白劳自然不是好的象征,如今想想也确实,欠债还钱自古以来天经地义,是公认的真理,欠钱不还,从这个理上说不过去。
  目前探讨这二者的人很多,有从经济学去分析,也有从法律去定义论证的,更多的是戏说,以灰色幽默的色彩去描绘二者的关系,黄世仁在当今的社会里,渐渐的脱掉了罪恶象征的外衣,而杨白劳依然没有改变躲债的陋习。
  而今的社会是笑贫不仇富,都说而今的杨白劳牛的很很潇洒,欠债一样能高枕无忧夜夜莺歌燕舞,也许是吧,但我似乎还做不到,也许我就不算是彻底的杨白劳......

  唉~真烦恼,既没有高官厚禄,祖上又没有遗留什么,黄世仁是当不成了,头疼的是杨白劳也不过够级别,算了吧,就这样,心安理得的界定与此间,就算哪天真混到了杨白劳那份,咱也要很有尊严的当杨白劳!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10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